Fall in sky

天に落ちる。
管理人重花。重,音崇,不是眾。
永遠只想隨便抹抹不想完稿的人生。
Plurk:taukamoto (最常出沒區域。)
WB:2711303743 (跟LFT差不多)

藍雨粉♦興欣粉♦
喻黃&周黃&樂天閨密組♦于鄭♦傘修結婚
鄭軒控♦小喬控♦黃少控♦傘哥廚♦拜葉神

巨人:艾利(休止中)/網近:ALL顧

墮魔

★夜叉x妖琴,西幻paro。魔族叉,精靈琴

★琴師的性格為了配合劇情有一點微妙的修改,可能輕微OOC,盡可能符合原作個性

★叉子的唧唧有輕微改造。(我一直覺得叉子肯定就是會想在唧唧上做些什麼的那種人

★字體word自動繁轉簡,不是生活在簡體區民眾所以他就算轉錯了我也看不出來,請大家自行腦補正確的字(。

★萬聖節快樂。

推一發所剩不多的叉琴本>>靡靡之音<<

*******************

1.

  那个人又来了。

  妖琴师瞟了眼街角,跟那个男人对上了眼。在一系列以白与棕、绿色为主的建筑和精灵群中,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身影特别的醒目。

  从体格能看得出来是个男人,头上不知生了什么,将宽大的兜帽顶出一个诡异的形状,脸隐藏在阴影下始终没看清楚,最晃眼的,是从兜帽两边露出来的一截紫色长发。

  浓烈而少见的颜色。

  让人发怵。

  那人被妖琴师发现了,却没有闪躲他的视线,而是直直地回望--这下反而是妖琴师有些慌张了,他转过头,拉上斗蓬的帽子,急匆匆地走进神殿的后门。

  

 2.

  「怎么了?阿琴你脸色很差。」

  妖琴师俯进门就听见蝴蝶精的声音。少女有些担心地望着他,殷切地追问:「练习太累了吗?没睡好吗?还是…」

  琴师摇摇头,打断她:「没什么。」

  没什么。

  像是在催眠自己似的,他又在心里想了一次。

  「真的吗?阿琴要好好保重哪,再过几天就是光明神的祭典了,阿琴要在祭典上弹琴吧?那是献给光明神的曲子,要是没弹好,长老又要啰唆了…」

  蝴蝶精说了什么,琴师也没怎么听进去。他心不在焉地将斗蓬外套收进自己的柜子,在手指上缠上柔软的丝带,套上保护指甲的指套。前往神殿中央广场的路上,他脑中想的不是琴谱与重要的祭典,而是早上那个男人。那紫黑色的身影像是烙印在他视网膜上,睁眼闭眼,都彷佛能看见他又出现在下个转角。

  大概两周前出现的…或是说,妖琴师是两周前注意到他的。他总是在自己附近转悠,神出鬼没。他问过其它人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奇怪的男人,但就像是约好了似的,所有人都说没有看见这样的家伙。

  太奇怪了。

  最奇怪的是,被这样病态的跟踪,妖琴师并不害怕--倒是觉得有点烦,有一些好奇。

  那人是哪里来的?是什么人?看他的样子,肯定不是精灵,但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混入对外来者极为敏感的精灵族领地?

  为什么,老是跟着自己?

  「不过,长老也真奇怪啊…」妖琴师努力将思绪从那个男人身上抽离,正好听见蝴蝶精的声音悠悠地传进耳中,「阿琴平常明明是跟着合唱团一起练唱的,但是祭典时却要你弹琴?而且还不准在公开场合练习,只能在神殿地下的琴房练…是为什么啊?长老真是太奇怪了…」

  妖琴师正在进行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抿了抿唇,轻声回答:

  「…说是,会被带走。」

  「啊?」

  蝴蝶精疑惑地抬头望着高了自己一个头的友人,妖琴师的脸还是那样冷冷清清的没什么表情,他补充道:「长老说,我的琴声,要是被魔族听见了,魔族会把我带走。」

  

 3.

  「你的琴音太过魔魅了,会招来不该招来的东西。」

  这是妖琴师懂事习琴以来,听见的第一句赞美以外的评价。

  精灵崇敬光明神以及光明神麾下的音乐之神,大多天生就具有相当的音乐天赋,而每个人擅长的又不太一样,也有许多并不表现在音乐上,而表现在制作乐器上。妖琴师的天赋很显然就是琴,而且是古老东方传来的七弦琴。自他习琴以来,进步飞速,很快的,精灵族中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当他的老师。

  这孩子会成为新的主祭者吧--精灵以音乐祭神,以往,主祭都是由最厉害的乐师或歌手担任,从无例外。几乎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坚信,能弹出一手迷人乐音的妖琴师,会成为下一任的祭典主祭。

  所以当长老听了他的琴,并给了他这个评价时,在场的人都十分错愕。

  妖琴师那时还很小,一百五十岁,以精灵来说,都还没成年。他皱起了眉头,道:「我哪里弹得不好吗?」

  「不是好不好的问题…」长老摇摇头,「你的琴音太纯粹了。你只想着琴,没有想着光明神,你并没有想着要把音乐献给神,而是放任它吸引着所有听见琴音的生物。」

  什么狗屁到灶的。妖琴师在心里想。他轻抚着手下的凤尾七弦琴,那是他准备正式来神殿献音前请精灵最好的琴匠制作的,使用最适合制作琴身的上好乌金木,配上独角兽尾巴撵成的琴弦,还用太阳鸟的落羽做成闪着金色碎光的流苏。用最好的琴演奏出来最好的音乐,难道不是最上乘的供物?

  「我不懂这样有什么问题。」他执拗的问着,口气甚至有些无礼。

  留着在精灵身上十分罕见的银白胡须、与神木同样岁数的精灵长老耐心地摸摸他的头,道:「执着成魔。信仰之心不够,却演奏出了太过美丽的音色,会引来喜欢美丽事物的、我们那黑暗的宿敌。听话,孩子。」

  「在你的信仰还不够坚定之前,不要让更多人听见你的琴音了。需要音乐的话,就去唱歌吧--好在你的歌声并没有琴声那么魔魅。

  「总之,以后要是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再碰琴了。」

  妖琴师并不想答应。但是,精灵族内,长老的话具有绝对的权威。他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把琴收了起来,沉默地加入了唱诗班的行列。

  

 4.

  说真的,我并不爱光明神。

  妖琴师一边跟着旋律开口唱歌,一边心不在焉地想。

  我确实并不爱他。我爱我的琴,爱手指在弦上拨弄出的音色,爱那震动空气的波动。

  我确实,并不爱光明神。

  

 5.

  百年一度的光明神祭典不久后就要举行。被遴选出来的献音者无不加紧练习,妖琴师跟着唱诗班的队员们在广场练唱,一些空闲的精灵会来看他们练习,精灵们从不叫好,他们很安静,结束后的鼓掌是他们给予歌手的最大鼓励。

  这次唱诗班依旧收到了相当多的掌声。妖琴师抬眼望去,在观众席的角落,找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

  那人知道妖琴师在看他。他无所谓地向精灵挥了挥手,还第一次咧开嘴笑了。

  妖琴师瞪大眼睛。

  精灵的视力很好。

  那人嘴里,是一口白森森又尖利的牙。

  妖琴师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但当他想要再看得清楚些时,就这么一晃眼,那人却不见了。他怔怔地看着那角落,没有听见前方的精灵指挥都说了些什么。蝴蝶精扯了扯他的袖子,妖琴师回头,望见好友担心的眼神。他摇摇头,轻轻捏了捏少女纤细的手指,示意她不用担心。

  --然而他却无法抑制自己狂乱的心跳。

  

 6.

  神出鬼没的、黑色的男人。

  尖牙。

  是魔族吗?

  在神殿地下室,封闭的琴室中,妖琴师拨弄着琴弦,华丽诱人的音色在狭窄的琴室里撞击着潮湿的空气。

  谁都会因为这美丽的琴音而沈醉吧。他们会闭上喋喋不休的嘴,出神地任由这声音支配他们的一切感官,甚至心智与灵魂。

  为什么不让我弹琴?

  为什么?

  要不是这次的副主祭因为意外而无法上场,长老应该会继续禁止我弹琴吧。即使松口答应让我用琴师的身份参加祭典,也只允许我弹难度低的谱。

  不够、不够、不够。

  我的琴声无法用那种东西表达。

  我需要更困难的、更具有挑战性的、更华丽的谱。我的弦在叫嚣,在共鸣,他们已经不想被关在潮湿的地下室,人也好、精灵也好、树木也好、花草也好,甚至魔族也好,我需要更多的观众。

  来啊、谁都好,来听我的琴吧--

  

  最后一个乐音如刀锋出鞘般凌厉地从弦上震荡而出,随即在空气中散去,只留下浅浅余音。妖琴师喘着气,闭上眼睛享受着最后残留的一点点音色,直到声音完全消失,才恋恋不舍地长叹了一口气。他望着旁边矮桌上没有翻动过几次的祭典指定曲谱,皱了皱眉,犹豫再三,最终放弃般地伸出手--但还没摸到琴谱,他的手就被另一只手握住了。就在同时,有个人挨进了他,贴伏在他背后。

>>AO3,傻叉啥都還沒幹就被河<<

  「哎、哎,这付模样,比你平常那冷冰冰的样子讨人喜欢多了。」

  紫色的魔族咧开嘴笑,并伸手捉起一缕精灵的滑顺白发在指尖玩弄。妖琴师理顺了气息,同时感受到力气缓慢地回到身体里,他捉住头发抽了回来,低声吐出一个字:「滚。」

  「美人儿倒是挺凶的。」

  魔族并不以为忤,还是挂着那付嚣张的笑容,「为什么让我滚?明明是你勾引我来的。」

  「我没有勾引你。」妖琴师冷静地道。

  「有~你有。你知道的…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事情…」

  男人靠近他,在他耳边低低说着,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耳廓。

  「你是个不听话的孩子。」

  「我叫你滚!」

  妖琴师用力挥手想推开男人,却推了个空,差点把自己带摔到地上。男人又不见了,整个琴室空空荡荡的,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其它人在。

  他愕然地盯着空气,就在此时,那人的声音又出现了。

  「我叫夜叉。」

  「我还会再来的。」

  

 7.

  妖琴师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这天发生的事情,他看起来没有任何异状,照常吃饭睡觉,来往于神殿和自己的住家,就连蝴蝶精都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

  但是他不时会想起夜叉那句话。

  『你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事情。』

  

 8.

  妖琴师前去拜访了精灵族地位最高的那位长老。

  「您一直阻止我弹琴…」他问道,「大人,魔族真的会因为喜欢我的琴声而找上我,将我带走吗?」

  精灵长老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好半晌后才回答:「孩子,你是因为担心在祭典上演奏会引来魔族,才这么问的吗?」

  年轻的精灵毫不犹豫地点头。不易察觉的谎言。

  长老脸上的线条缓了一缓,像是松了口气。老人和蔼地笑笑,并安慰他道:「放心吧。魔族虽然强大,但也有必须遵守的规则--若没有受到邀请,他们是无法进入光明神从属的领地的;而且,若没有获得对象的同意,他们也无法将任何人带走。」

  「还需要获得同意,这门坎真是挺高的。」妖琴师语带讥讽。

  「…是的。但是,孩子啊…」

  老精灵苍老的声音像是劝诫,又像是感叹。

  「即使是这么高的门坎,也挡不住想跨出去的人哪。」

  

 9.

  夜叉说:『我还会再来的』。但从那日之后,妖琴师都没有看见他出现。不只是没有现身,连平常跟踪的身影都见不着了。日子恢复了以往的安稳,但妖琴师知道,这只是表面上的。

  他引来了魔族,而魔族只差他的一个点头,就能将他带走。

  害怕吗?

  不…很奇怪的,他并没有害怕的感受。他有的只是疑惑。

  『被魔族带走』…然后呢?

  传说总是在停在『被带走』这三个字上,然后就没有了。年幼的精灵们光是听见魔族就会瑟瑟发抖,听说会被魔族带走便能哭出来。这种情况下,不会有人问被带走之后的事。

  也许…

  他想,也许,根本没有人知道。因为被带走的那些精灵不会回来述说,而没有被带走的人更不会去探询,一切都是未知。

  未知之物,很可怕吗?

  时间很平静地像夏日里潺潺的小溪般流过。很快的,隔天就是光明神的祭典了。祭典的前一天不进行练习,只有彩排,在确定所有献音者都熟悉流程后,他们就结束了当日的行程,各自回家休息调整状态,好保证能在祭典上做出最精彩的表演。商家早早地锁上了门,巨大的树木上,闪耀着的万家灯火一盏一盏地灭了。祭典前的精灵城是相当安静的,整个城市在在万千星子下沈睡,所有的养精蓄锐,都为了天明后的狂欢。

  黑暗中,一只素白的手打开了神殿的后门。妖琴师没有提灯,他对神殿太熟悉了,即使摸黑都能找到正确的路。一切都很安静,只有鞋子跟石子地板摩擦的声音。年轻的精灵轻手轻脚地进入了神殿的正殿,虽然没有任何灯光,但正殿里并没有想象中阴暗,星光与月光透过走道两旁的玻璃窗在地上画出一块块相对明亮的格子,妖琴师抬头看着光明神的塑像,安静地跪了下来。

  --『你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事情。』

  夜叉不在。但是他说过的那句话,又在精灵的耳边响了起来。

  「是的,我知道我做过什么事情。」

  妖琴师喃喃自语。

  他从来没有真正遵守长老的禁令--至少私底下没有。年轻的精灵时常背着琴走出精灵城,在没有人会去的森林深处弹琴。他疯狂地、失神地拨动琴弦,美丽的琴音在枝桠与花叶间回荡。鸟儿会停下飞翔,虫子会停止鸣叫,风会停止吹拂,树木会停止摇晃。所有的一切都会为了他的琴声而安静下来,直到演奏结束--妖琴师怀疑,也许连自己的呼吸声都会为之停止。

  魔族也好,精灵也罢,在演奏时,那些都不重要。妖琴师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他不在乎。

  他只想弹琴。他想在任何地方弹琴,不受拘束地弹琴。

  例如、

  在这里。

  年轻的精灵抬头望着用大理石雕成的光明神塑像--它太大了,月光星光无法完全照亮它,神像的脸隐没在黑暗中,跟神殿的屋顶糊成一块。

  祢要不要听我弹琴?

  他无声地问着。

  不是明天那种小儿科的琴谱。

  我想让祢听听,最棒、最华丽、最完美的琴声。

  「那就弹吧,有何不可?」

  那个熟悉又令人厌恶的声音出现了。随着夜叉的笑声响起,妖琴师觉得手中一重--那把应该好好躺在家里的凤尾琴,就这样凭空冒了出来。他回头,看见魔族青年靠在神殿的柱子上,笑得十分张狂。

  「想做什么就做吧,美人儿。」他轻挑地说。

  妖琴师揽紧了手中的琴,抬头看了看光明神,沉默了半晌后,轻轻摇头。

  「--不是现在。祭典明天才开始。」

  夜叉闻言,皱起眉头。但听见下一句话之后,他又笑开了。

  「最好的供品,要在最好的时间献上,才算有诚意。」

  

  「最好的供品吗?」

  魔族问道。

  「是的,最好的供品。」

  精灵坚定地回答。

  「--也是啊,什么事情都要讲规矩的。」

  魔族不知何时又走到了妖琴师背后。他趴在精灵的耳边,轻声道:「那么,弹琴啥的,明天再说。现在…来做点令人开心的事,好庆祝你愿意跟我走,如何?」


10.

肉章拉燈,完整車走>>AO3<<


11.

  百年一度的光明神祭典总是那么盛大、热闹、充满活力。神殿周围挤满了人与小贩,除了本地的精灵以外,还有慕名而来的人类、半龙人、矮人…各种语言嘈杂交织,使得平时优雅宁静的精灵城简直像是个煮沸了的汤锅。神殿中,献给光明神的表演正在进行,得以进场的幸运儿们欣赏着被遴选出来的献音者精湛的演出,在该鼓掌时毫不吝啬地给予热烈的掌声。

  妖琴师穿着为献音者特别准备的华丽礼服,头上披着半透明的丝巾上场时,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敏锐地察觉到,这个精灵浑身散发出一股不像精灵的气息…虽然全身都是朴素的白色调,但那白色穿在他身上看起来竟是如此炫目,跟之前献音者的低调谦卑,完全不是一个路线。

  凤尾琴早在换幕的空档便由工作人员迅速架好在广场中央了。妖琴师缓缓地走向他的琴,抬眼扫视了众人一圈,目光中没有任何献祭的虔诚,反而带着高傲与冷漠。在众人摒息间,精灵抬起双手,放在琴弦上--

  

  日后,大陆上参加过那次精灵城光明神祭典的人,在与其它人聊起那场表演时,口气总是带着兴奋以及战栗。那是如此华丽又技艺精湛的演奏,每一个音符都像一柄剑,带着令人胆寒的锋利,将所有除琴音之外的声音全都消去--在广场中,所有的声音都静止了,魔魅的琴声将所有人都钉在原地,琴弦震动的彷佛不止是空气,也同时震入所有听者的血液与骨髓,每个细胞的生灭、每个心脏的博动都为之牵引。琴声取代了一切,激昂处让人觉得彷佛自身直接化成了战鼓,而低沈处又成为了吹拂过草叶尖端的夜风。

  站在高处的精灵长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众人终于从那如魔的琴声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妖琴师跟他的琴早已经不见了。有些被影响得没有这么深的人信誓旦旦地说,在琴师演奏完毕的瞬间,一个黑色的影子将他带走了。

  妖琴师在家中客厅的桌上留下了他在祭典上弹的那首琴谱。后来有许多精灵琴师都想试试这传说中的谱,但琴谱早被精灵议会收了起来,锁在光明神殿地下深处的禁书库,若没有精灵长老的许可,没有人有权限翻看。

  很久以后,总算有那么几位优秀的精灵琴师获得了长老的首肯,有缘得见那份谱。但他们看完后都默默地放了回去,没有人敢试着重现那首曲子。

  

  听说,如果完美重现了,就会被魔族带走。

  

  而在祭典后,大陆上开始流传起堕精灵的传说。在遥远黑暗的魔族领地,出现了一个全身素白的堕精灵。他额生独角,手抱凤尾琴,琴声如魔,几个音符就能迷惑一整片森林。

  而堕精灵的身边,总是有一个紫发的魔族。 


评论(20)
热度(213)

© Fall in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