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in sky

天に落ちる。
管理人重花。重,音崇,不是眾。
永遠只想隨便抹抹不想完稿的人生。
Plurk:taukamoto (最常出沒區域。)
WB:2711303743 (跟LFT差不多)

藍雨粉♦興欣粉♦
喻黃&周黃&樂天閨密組♦于鄭♦傘修結婚
鄭軒控♦小喬控♦黃少控♦傘哥廚♦拜葉神

巨人:艾利(休止中)/網近:ALL顧

巽(上)


............肯定都是阿臉的錯............

☆ 狗崽车

☆ 与@天腐的多喵 一起搞的类ABO设定

☆ 现PARO,不过狗还是那只狗崽也还是那只崽,只是活得长,一直活到现代。 

☆ 崽子是个会走路的R18,整篇都在Dirty talk,不适者注意自行走避

☆有提到生崽不过就是说说重点还是肉




1.

在登山爱好者的群体里,有那么一个名人…或者说,怪人。见过他的人不少,但很少有人能说出什么具体的印象。见到时明明觉得他是如此醒目,形象那么鲜明,但每当大家结束活动各自话别,这人一离开视线,那原本鲜烈的身影就会像是放进水里的棉花糖般迅速溶解消失,仅仅残留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

于是,大家对饭纲先生的印象,都是不确定的。但在不确定中…却又谜一般的一致。

饭纲先生啊?见过,好像很有礼貌…却又好像很冷漠…

饭纲先生?有的,最近才一起爬过山呢。长相?好像…长得不错吧…年纪?似乎很轻…应该很轻吧…

是个奇怪的人?哦,没错,其它的不敢确定,但确实是奇怪的人啊。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他啊,穿着西装皮鞋爬山呢!

(是的,对大天狗而言,无论是多崎岖险峻的山路,也跟平地没什么两样啊。)

2.

那名青年留着颜色漂亮的浅色长发,蓬松柔软,光泽亮丽,斜长的眼睛美得惊人,当他瞇起眼笑的时候,那风姿就如同传说中魅人心魄的玉藻前。青年总是端着一杯酒在酒吧里头转悠,他喜欢搭讪,什么都能聊,什么都能说出一些道理,从古典诗词到现代文学,从平安的雅乐到掀翻屋顶的摇滚,从料理到运动,许多男男女女被他的博学多闻和神秘魅力掳获,迷醉地围在他身旁,听他用性感的嗓音说些真真假假的故事。

犬饲先生知道的真多呀。

犬饲先生要回去了么?

犬饲先生…不送我一程么?

犬饲笑了笑,在女子的唇边亲了一下。

抱歉,我是很想,但我家狗儿要吃醋的。

犬饲先生有养狗啊?

是的,所以我姓犬饲嘛。

养什么品种的呢?

青年露出了促狭的笑容。

我养的大天狗啊。

(在谁都没有注意的黑暗里,犬饲身后摇出一条蓬白的尾巴,晃了两下,又收了起来。)

3.

由天地孕育的万物,必遵循着天地的规矩而生。盛极而衰,衰极而起,阴阳调合,生生不息。一般而言,雄为阳,雌为阴,这个规则无论是人或是妖怪都是通用的,但在妖怪里,有极少数的妖怪,特别是大妖,会产生一种不易察觉的异变。那个异变藏在基因深处,平时不显,只有遇到契合的另一半时,才会表现出来。

这样的异变分为两种型态:一为太阳,一为太阴。

据说,太阳与太阴的结合,才能产生妖力最强大的子饲。

据说,太阳与太阴的变异,都是成对出现的。世界上,只有一个太阳能与他的太阴契合,反之亦然。

4.

妖狐被大天狗从酒吧里拎出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在意。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他翻翻白眼。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大天狗是个性子正直的妖。但这话听在妖狐耳里他就是嘁的一声,什么叫性子正直,那是古板,既古板又自傲,不知变通--即使,这么千百年的时间过去,方正锐利的大妖多少也磨去了一些伤人的棱角,但看在妖狐眼里,这个衬衫扣子一定要扣到最上头的家伙,还是古板,古板得要死。

这不,都平成年间了!虽然他们似乎可以算得上是伴侣,也同住在一屋檐下,但这大天狗能不能别太干涉他的私生活?还特别爱在他快要泡妞得手时打断,不顾他面子强硬的就把他从酒吧带走…

「得亏今天小生魅力十足,简直瞄谁谁软,整间酒吧都快要被小生征服了…」

妖狐一边被大天狗拉着手在新宿街头走着一边低声喃喃地抱怨。走在他前面的高大男人肯定听见了,但毫无反应,只是径直往前走。妖狐自言自语也觉得没趣,最终闭上了嘴。

实在太平常了。

平常得就像是每一个他被大天狗从酒吧挖出来的夜晚。

所以妖狐并没有发现自己与大天狗身上微妙的变化。

「好热。」妖狐一边走着,一边用手搧了搧风。

奇怪,都十月了,刚刚看过手机上的气象预报,今天晚上的气温是十五度,别说热了,应该要稍微觉得有点凉啊。

但他确实热…或者说,很燥。就像是整个人正在慢慢煮沸似的。

「喂,你放开我啊,我自己会走,两个大男人这样牵着走在路上多不好看啊,又热。」

「…」

响应他的只是沉默,以及握得更紧的手。

妖狐啧了一声。

搞什么啊这家伙,阴阳怪气的。

一阵晚风徐徐吹来,稍稍带走了些他身上的热气。狐狸瞇着眼睛享受这凉风,隐约在风中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沈稳的檀香味。

是大天狗身上散发出来的。

妖狐瞇起眼镜,忍不住贪婪地又嗅了两下。檀香是供佛的,妖狐身为一只妖,一般情况下,对这味道是敬而远之;然而…大天狗身上的檀香味,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毕竟,对一只太阴来说,专属于自己的太阳的味道,比任何香水都要来的迷人且令人贪恋。

男人拉着他穿过新宿公园,进了旁边的超高层大厦,穿过前台,掏出卡片打开了电梯锁,直接按了二十二楼的数字。

「哟,大天狗大人这么久没来还记得小生家住哪,还带着钥匙,真是荣幸啊。」妖狐嘻嘻笑着。大天狗斜斜地瞟了他一眼,总算开口说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话。

「你还没发现?」

「发现什…唔…!?」

那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原本和缓沈稳的檀香味忽然转为辛辣,像是刚被锯断的黄檀,无血的侵略感。这味道猛地将妖狐包围,他脚一软,被牵着他的大天狗眼捷手快地撑住了。

啊…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攀着男人的臂膀,大天狗怀里的温度与气味让他体内闷烧着的燥热感更加剧烈。

难怪最近搭讪特别顺手!难怪最近总觉得有股莫名的躁动感挥之不去!

夭蛾子的易感期…!

>>根本还没开始干什么但是走WB<<

评论(14)
热度(730)

© Fall in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