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in sky

天に落ちる。
管理人重花。重,音崇,不是眾。
永遠只想隨便抹抹不想完稿的人生。
Plurk:taukamoto (最常出沒區域。)
WB:2711303743 (跟LFT差不多)

藍雨粉♦興欣粉♦
喻黃&周黃&樂天閨密組♦于鄭♦傘修結婚
鄭軒控♦小喬控♦黃少控♦傘哥廚♦拜葉神

巨人:艾利(休止中)/網近:ALL顧

巽(下)

☆ 狗崽车

☆ 与@天腐的多喵 一起搞的类ABO设定

☆ 现PARO,不过狗还是那只狗崽也还是那只崽,只是活得长,一直活到现代。 

☆ 崽子是个会走路的R18,整篇都在Dirty talk,不适者注意自行走避

☆有提到生崽不过就是说说重点还是肉

☆一句話酒茨  

☆生理性的問題不要計較,他們是妖怪。(等等)



  

大天狗是真的在想事情。即使面前的床上躺着一只软得像一滩水似的美人,即使那个美人还不停说出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充满明示暗示的话来勾引挑逗他,即使空气中漂浮着的那股浓郁的金木犀味直接勾起他最深层的情欲神经、让他腿间的欲望又硬又胀--他还是维持着一张冷淡的脸,无比认真地在想事情。

关于妖狐喜欢到处拈花惹草的事,他平常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反应。这头狐狸爱玩,早在千年前就知道了,反正也闹不出什么大事,而且再大的事自己都能摆平,于是大天狗一般懒得管他,任由他闹。

但这次偏偏是遇上了易感期。这段期间的太阳可发挥不了平时的大度,也不知该说是大天狗运气不好,还是妖狐运气不好,男人跑遍了整个新宿,才在最后一家酒吧里找到这只无限制散发着费落蒙的狐狸。

大天狗一开始确实非常愤怒。但后来找到人时,他反而冷静了下来。

他冷静地考虑起别的事情了。

考虑起了…

如何让这只恼人的妖狐无法离开自己、将他完全绑住之类的事。

其实太阴与太阳唯一的命定就已经是非常强烈的羁绊了,那是刻于血与灵魂深处的连结,是妖力都无法改变的东西。但易感期间爆发的占有欲让大妖无法满足于这样的连结,他想要更加明确、强力的证明。

例如…

例如什么呢?

大天狗清心寡欲,对太阳与太阴的相关知识并不是特别熟悉。他隐约记得有个什么关键,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

到底是什么呢…在很久以前,他去找对这方面特别有研究的茨木童子时,对方提过的…

>>乘客请系好安全带我们要一路飙上黑夜山啦<<


话说标题跟内文其实没啥关系

只是多喵给了个卦我就用了(起名废

好了大家张嘴吃肉!

其实我觉得这俩有种微妙的危险感...

我的崽实在太M了,既S又M...

狗子就是个S...

然後我不是很喜欢看大肚子啥的,所以虽然大概没有要写,但总之这个设定下孩子是妖气的结晶体,于是阿脸怀著的时候外型上没有任何改变,等熟了会从嘴里吐出颗蛋....yap...妖卵...最蛋疼的是这颗卵还要他跟狗子照顾好一阵子,打退所有想要抢妖卵去吃掉滋补妖力的大小妖怪才能顺利孵出来。

(嗯虽然没有要写但我就是顺便想想....)

评论(38)
热度(1222)

© Fall in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