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in sky

天に落ちる。
管理人重花。重,音崇,不是眾。
永遠只想隨便抹抹不想完稿的人生。
Plurk:taukamoto (最常出沒區域。)
WB:2711303743 (跟LFT差不多)

藍雨粉♦興欣粉♦
喻黃&周黃&樂天閨密組♦于鄭♦傘修結婚
鄭軒控♦小喬控♦黃少控♦傘哥廚♦拜葉神

巨人:艾利(休止中)/網近:ALL顧

幫轉起~~

于郑活动主页:


今天,距离于锋的生日还有一百天!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刚刚满心激动却毫无干劲地庆祝完郑轩大大的生日,是时候要变得干劲满满啦!


你是否订阅了于郑tag,却因为久久没有更新提示而四处求粮呢?:ヘ(;´Д`ヘ)

你是否啃遍了文和图,却因为不小心掉入大坑中而黯然神伤呢?!゜(´;ω;`) 。

你是否关注过tag数字,却因为它爬升犹如树懒而干着急呢?!Σ(っ°Д°;)っ


不要慌!不要怕!只要每只企鹅都献出一点爱,南极就是我们温暖的窝!...

剛起床就在打遊戲的軒!(年齡:14)

因為這張圖而出現的一個段子。我到底都寫了什麼。


鄭軒有個奇怪的癖好。他喜歡買上頭寫字的素面T恤。拉開鄭軒的衣櫃,裡面衣服不多,但隨便翻出一件都是寫著字的T恤。

而且他特別喜歡挑那些非常不上進的句子買。

舉凡「働いたら負け」(工作就輸了)、「無気力」、「不求甚解」、「我偷懶我得意」,當然也有他最喜歡的「壓力山大」。

其它隊員偶爾會嘲笑他一下,但大家都不得不承認鄭軒這衣服買得特別有自己的特色,每次發現了新貨鄭軒也會穿出來讓大家見(嘲)識(諷)一下圖個熱鬧。

不過有個人總是看著這些衣服不太順眼。

那個人就是于鋒。

身為一個認真向上的好...

許久不見的前方高能警示。

軒軒生快!(這生日賀圖不太對

http://kasaka01.lofter.com/post/264345_7130690
密碼:NIKURABU

【于郑】神经病们神经病一样的击鼓传文

這什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生日賀文麼(不

赫赫神結尾!?

上林宛:

第一棒 宛

 
 

郑轩不是没想过他离开于锋会怎样。他想过,不止一次地想过。

会怎样呢?

垃圾没人帮他倒了,隔壁街的糖水没人帮他买了,晚饭没人帮他买好放桌上了,没人帮他洗衣服了。

压力山大。

郑轩想着想着,抓了抓脑袋,揪下一朵花来随手扯着花瓣。

等等?花?哪来的花?

郑轩摸了摸脑袋,上面还留着花梗。

卧槽。

郑轩的心里只剩下这两个字。

然后郑轩摸出了许久没穿的连帽衫,上面还泛着一股樟脑丸的味道。拉上兜帽之后郑轩摸出手机,大爆手速地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了关键词——

头顶,长花

结果页面出现的大多是无关紧...

茨之樁‧前傳(下)

牙齒扎入皮膚時鄭軒沒感覺到什麼痛,他現在只覺得很冷,很睏,想就這樣睡過去,沈進冰冷黑暗的懷抱裡--而且他真的很想這樣做,畢竟撐著不睡什麼的簡直太折磨人了,壓力山大。他迷迷糊糊地想。

好在這小子終於也開竅了,知道死兩個不如死一個,自己掛掉之前至少還救了同伴,鄭軒還是覺得蠻開心的。

但是就在鄭軒放心地想要不管不願地沈入夢鄉時,他恍惚地感覺到于鋒的嘴離開了自己的脖子。

啊?這樣就夠了嗎?感覺沒有喝多少啊…他原本預期自己會直接成為吸血鬼的食糧而死,這樣的變化讓他隱約覺得不安。鄭軒費力撐開眼皮,努力將渙散的視線聚焦,在時而模糊時而清晰的視界裡,他看見于鋒從外套的內袋裡取出了一把刃很薄的銀色小刀,接...

茨之樁‧前傳(上)

本子完售了所以把這篇先放出~

「茨之樁」在書裡改為「裏界異聞」,不過LFT這就暫時不改了。

是鋒哥把軒軒變成吸血鬼的來龍去脈。

初擁過程什麼的都是我瞎掰的鼻要在意。

******************************

鄭軒微微撐開眼皮,模模糊糊地看見旁邊明亮的火光。他想坐起來,身體卻彷彿有千斤重似的,用盡吃奶的力氣才只是稍微挪了挪肩膀。一個身影立即朝他靠了過來,拉了拉他身上的薄毯將他裹得更嚴實些,那隻手不經意擦過鄭軒的臉頰,冰冰涼涼。

「連抱在一起取暖…都做不到…」

鄭軒努力牽動嘴角想笑,但卻連這點力氣都快沒了,只能做出一個奇怪的表情,聲音也又細又弱,活像乾枯的蛛絲。...

于鄭本的特典明信片~

發個原稿片段

這頁非常的有那種

三角關係的感覺!!!(真不是

不要臉的掛個于鄭。

我就是個少女漫畫狗23333333333

 @天腐的多喵  太太表示鄭軒一定是懶死的

于鄭本封面!

玩了兩個多禮拜再不收心就要跟新年場說再見了…(抹臉

一邊聽盜墓同人曲一邊畫全職也是挺醉的233333(聽的是解連環中心那首「懸崖」

1 / 3

© Fall in sky | Powered by LOFTER